父亲的无字短信
  
  文/朱道能
  
  父亲70大寿时,我给远在乡下的他买了一部手机。
  
  父亲拿着手机,这儿摸摸,那儿按按,像小孩似的,稀罕的不行。当看到自己的形象定格在屏幕上时,呵呵直乐的嘴里,一望无牙。
  
  我知道勤俭一生的父亲舍不得打电话,所以就给他办了个无月的“神州行”手机卡,并教他学习发短信。父亲毕竟年岁大了,虽然一直在“恩恩”的点头,可他那浑浊的眼睛里,分明写着茫然。
  
  临走的时候,我对父亲说:“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啊。”
  
  父亲却扬扬手机说:“我给你发短信,嘿嘿,省钱些。”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谁知我刚上火车不久,手机就响了。一看,竟然是父亲的短信。
  
  我惊奇的打开,却发现是空白的。
  
  我先是一笑,继而心头一热。我读懂了父亲的无字短信:儿子,上火车了吗?我立即回道:爹,我已经上车了,不要担心。
  
  刚回到家,父亲的无字短信又来了。
  
  于是,我立即回道:爹,我已经回家了,请放心。
  
  就这样,隔三差无,父亲的无字短信就如约而至。
  
  我知道父亲最关心的是什么,每次我都这样回答;
  
  “我们全家挺好的。”
  
  “工作非常顺利”
  
  “你孙子的学习又进步了……”
  
  我想象着,坐在门前的榆树下,老父亲看着儿子的平安短信,一定无声的笑了。
  
  今年3月,我过40岁的生日。那天我和朋友家人正举杯相庆时,手机响了。(感恩  127.0.0.1)我打开一看,是父亲的短信。再一看,我惊讶地发现,这次的短信竟然出现了两个数字:40。
  
  我不知道父亲是怎样琢磨出这条数字短信的,但是我却在瞬间就明白了数字背后父亲那无声的感慨和欣慰: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转眼我的儿子已经40岁了……
  
  儿子已经人到中年,我也老了啊……
  
  读着父亲的数字短信,我读出了一脸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