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法宝助我考入北大
  
  文/周成刚
  
  我可不是看破红尘的老者,高中当然不可能过除了学习就是学习的生活,也出去竞赛,也偷偷恋爱,但也有一些秘密的小兵法。我的目标很清晰,就是要考上北大!
  
  竞赛的乐趣在过程而非结果
  
  曾听一个学理的好友谈到竞赛的乐趣,他认为竞赛的乐趣在过程而不在结果,享受生活的过程才是一种真正的乐趣。
  
  当时很不解,但是后来仿佛在刹那间明白了个中道理。
  
  我从高一开始参加企业决策实战模拟(MESE)的比赛,即北京商业挑战赛(BBC)和全球商业挑战赛(GBC),四五个人组成一家公司,与其他7家公司,在某种市场宏观条件下进行各公司绩效(MPI)的较量。
  
  回顾备战比赛和参赛的过程,从当初8家公司中唯一一个女CEO,到练习赛上期期的倒数第一,到一张张写满算式的报表,到与队友关于决策的争吵,到北京赛的小组第二,到自己的队伍成为全球的64强中的一支……
  
  曾问过很多人,在其中最大、最重要的收获,答案惊人的雷同——认识了一堆哥们儿。还记得大家一起刷夜反复练习,置身于个性迥异而又真诚友好的人之间,我突然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归属感。通过比赛,不仅学会了一些基本的经济学原理,学会分析报表,学会团队合作,更让我欣慰的是,为此而获得了遍布北京、上海、广州及俄罗斯、阿塞拜疆、立陶宛的朋友们。竞赛带来的,不仅仅是荣誉,还有与人相处的快乐。
  
  在我的同学之间,有不少人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竞赛,一味地追求着其附加的加分、保送的机会,为之削尖了头,甚至不惜勾心斗角,不惜动用父母的各种关系,我想这样未免太过势利了点,有些荣誉只是暂时的,而有些朋友、有些经历、有些人生道理是一辈子的。
  
  善于权衡恋爱、学业轻重安排好时间
  
  追逐一个目标,不仅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还需要来自各方面的动力,动力能在你刚想要为自己开脱、放慢脚步的时候推动你继续前进。回望我的高三,那个约定成为我动力中的一股强劲力量。
  
  有个说法称大学之前没谈过恋爱的人,人生就遗憾了。我不是遗憾的人,我也并不遗憾在高一就加入所谓的“早恋大军”,因为我们之间的那个北大清华的约定在不知不觉中促使我们都实现了各自的梦想。
  
  父母从上高中起便频频与我聊到早恋,同当下的许多父母一样,把一男一女之间的某种较为亲昵的关系说得有百害而无一利。我不敢苟同。
  
  其实大多数人在此阶段对异性的喜欢只是单纯出于对其某方面的好感或欣赏,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互相了解、互相关心的伙伴,有时候只是想在无助、难过时找人倾吐或借个肩膀靠靠。
  
  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不得不承认,恋爱也有许多弊端,比如卿卿我我耽误时间。但恋爱的利弊,我们不应逃避,而要正视。(励志文章  127.0.0.1)在某种程度上,或许他(她)的一句鼓励或祝福胜过父母的千万句唠叨。不在少数的父母们对于此事一概而论的令行禁止,也许会使某些逆反的孩子走一段弯路。
  
  我的体会是,身为一个学生,权衡恋爱、学业与其他诸多事情,要看重要性。某个阶段,哪个重要就多给哪部分些时间与精力。
  
  每个人都像块磁铁,可以把想要的东西吸引过来
  
  记得《秘密》中曾提到过一则吸引力定律。每个人都像是一块磁铁,可以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吸引过来,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我不知道这个秘密是否可信,但我相信人在追逐一个热望中的目标时,会迸发出一种巨大的力量。
  
  为了最大化“目标力”对于我的激励作用,我将我的目标写在纸上,贴在各处,几乎每个角落都能看到。靠床的墙上贴了带有巨幅照片的北大招生简章,桌子上、台灯上、书柜门上和梳妆镜子上,笔袋里、书包里和每个本、每本书的扉页上……种种地方,都写有诸如“北大,等我”、“加油,未名湖”之类的字样。这样的行为可能在你们眼中觉得是小题大做,甚至现在我自己想来也觉得发笑,但是一种来自目标的力量却在无时无刻地鞭策着我,引我披荆斩棘,助我蜕变。
  
  其实秘密也好,吸引力定律也罢,说得简单一点,都可将其归因于目标的力量。然而如果这种力量太过急切,目标高不可攀,可能会使原本向前推动的力变为阻力。在我们通往成功的路上,我们应借用这种力量,但要适量适度。

  1. 你凭什么上北大读后感
  2. 一位北大实习生的感悟
  3. 北大保安哥的励志青春
  4. 我是北大穷学生
  5. 一个北大人的成长足迹:未名湖是个海洋
  6. 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
  7. 北大过来人:无为与无不为
  8. 考研励志:追逐北大的道路
  9. 给考研北大的同学的一封信
  10. 你凭什么上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