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零——开启另一段精彩人生
  
  文/张峪铭
  
  朋友邀我小聚,说是有一件事要征求我的意见。
  
  其实生活中的大多征求意见,或是走个过场,遮人耳目而已;或是昭示于人,寻求点慰藉罢了。因为他已千百次的问过自己,无数次缱绻“拉锯”才作决定的。当朋友说要下海创业时,我还是大吃一惊。
  
  朋友已近四十岁了,在某县当法官,按理说是个有人求、有甜头且体面的职业,可他不愿意困死在体制内,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在体制外搏一把。我心想此种年龄,哪里有青春的尾巴,只残留点曳尾于涂的痕迹。虽说,生活就是打拼,创业不在年龄。但像他这样将别人求之不得的“金饭碗”,弃之如履,净身而去,不得不让人佩服他敢于将生活“归零”的勇气。
  
  生活有时就如计算器里跳动的数据,无数次地重复、无止境地复加,以致里面的数字纷繁复杂,凌乱如麻。轻轻一按归零键,于是就又有了新的生活演算平台。有了这个平台,于是就有了新的演算公式,新的运算法则,也会诞生新的数据。现实中,大多数人一生都进行着持久而庞大的一种运算,在这个运算中,你不断积累经验、人脉、荣誉、金钱、地位……同时也有了日复一日的单调乏味。你罢之不能,弃之不忍,于是你硬着头皮继续着你早已倦怠,毫无热情的演算。
  
  能将过去的一切归零,确实有破釜沉舟、壮士断腕的气概。
  
  无独有偶,国内某著名教师报编辑梁恕俭,也是一位将自己曾经的拥有“归零”的人。他本在山东某地中学教语文,不拘成法,大胆创新,“每课一诗”让他名声大噪,当他本可收获着名誉和地位时,他却毅然辞去驾轻就熟的工作,将到手的一切归零,选择了“北漂”。勿庸置疑,“北漂”在人们心底的字典中,除了“北京梦”之外,另一释义就是“艰辛”二字。梁老师先靠卖文鬻字勉强维持生计,后来做专门招徕“参会客”的工作,最终凭自己实力闯进了报社,回归本行,当起了教育培训师。
  
  朋友的离职和梁老师的“北漂”,都是主动挥斩过去,将自己置于“冏”地,而求后生。选择归零,就是选择另一种人生。
  
  归零是一种勇气,有时也是一种智慧。
  
  哈佛大学校长也曾将生活“归零”过。他来北京大学访问的时候,讲了一段自己的亲身经历。有一年,他向学校请了三个月的假,只身一人来到美国南部的农村,尝试着过另一种全新的生活。他到农场去打工,去饭店刷盘子。在田地干活时,背着老板躲在角落里抽烟,或和工友偷懒聊天。最让他好笑的,在一家餐厅找到一份刷盘子的工作,干了四个小时后,老板把他叫来,跟他说:“可怜的老头,你刷盘子太慢了,你被解雇了。”
  
  这个“可怜的老头”将自己的三个月的工作来个短暂“归零”,不仅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愉悦,而且当他重新回到哈佛,回到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后,却觉得以往再熟悉不过的东西都变得新鲜有趣起来,工作成为一种全新的享受。
  
  可见,此种“归零”如“冥想”,将身心的负担全部缷空,短时间里抛却名誉、地位,甚至是责任,让自己“脱胎换骨”,也就重新注入了生命的活力。将过去成绩或已得到手的名利“归零”,就像将茶杯中的茶水倒掉一些,这样有了“君子不器”,人就会处于不满足状态,也就会有长足的进步。
  
  “归零”,失去的是过去,拥有的是现在,期冀的是未来。当然生活的无常,有时也像计算器的故障,会突然让你的一切“归零”。你该有的名誉、地位、金钱、爱情等等,顿时化为泡影,你的生活被“归零”,此时怨天尤人,一厥不振都无济于事,你只有调整自己,化被动为主动,让心态蓄足正能量,以“只不过是重头再来”的豪迈,去相信:归零,是重新选择人生,而且也有精彩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