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这个世界改变了太多
  
  文/留几手
  
  那天某网站的编辑给我送点东西过来,一个女孩大老远跑过来又正好赶上饭点,我就顺便请她吃顿晚饭。挺朴素一个女孩,说说笑笑半个小时就吃差不多了。结账的时候,她挺认真的看着我问:“哥,剩下的菜我能打包么?”
  
  我一愣,问:“打包剩菜干啥啊?你喜欢吃啥,我再给你买点呗。”
  
  她:“不用,不用,这不我男朋友还没吃饭呢么。”
  
  在外面吃饭还能想到自己男朋友,这么质朴的女孩现在不多了,我:“你管他干啥啊,让他自己吃呗。”
  
  她:“今天这不好几个菜都没怎么吃么,挺好的,就当改善伙食了呗。”
  
  我:“……你真是够意思。”听着这话,真有点感动。
  
  她继续说道:“哎,那咋办呢,在外面打拼不容易,俩人就得相依为命嘛。”
  
  送走这个编辑后,我不禁思考起来,我认识多少女孩,毕了业之后从小城镇来到北京,在高档的办公楼里坐着白领的工作,不能再是大学时穿运动服背书包的样子了,要尽快融入到新的环境。她们接受能力适应能力非常之强,不过两三年的时间,就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样子了。精致的妆容,拎着LV的手包,拿着iphone,各种名牌堆砌在身上,也学会抽烟喝酒逛夜店了,谈笑间都是最时尚最潮的话题,夹杂着英文日文京片子,一股浓浓国际大都会精英范儿。
  
  光鲜的往往是表面上的东西,真实场景也许是这样的:在散场之后,她们打车回到合租的老公房里,蹑手蹑脚的钻回自己的房间,地上横七竖八的鞋,沙发是堆满换洗的衣服,桌子上还有吃剩盒饭的泡沫盒子,疲惫了一天的女孩随手把包往床上一扔,衣服不脱妆不卸在床上刨个坑,呼呼就睡了。即使工资不高,生活很艰苦,但是也要把自己伪装的和周围的人一样,至少看起来不能比别人差。
  
  我有次在一个聚会上和一个女孩聊了半天,叼着烟卷一口京片子,我以为她是北京人呢,后来一问才知道是我老乡。
  
  我问她:“你来北京多久了?北京话说这么溜?”
  
  她:“一年多。”
  
  我:“……”
  
  她:“哎,哥,这都是没办法啊。我跟你讲,我原来不抽烟,工作做的比别人差点,后来才知道,那些资深的老员工在聊创意的时候都是在阳台上边吸烟边谈的,你说我能在旁边干杵着么?同样啊,说北京话,客户对你的信任度就高,你要整一口方言试一试,啧啧。”
  
  这真是一个再普遍不过的现象了,要想融入周围,有时候就必须要改变自己,这种改变不单单体现在语言、打扮、行为习惯,而是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更包括了一个人的思维方式。
  
  一个小城镇的人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工作,会有很多看不惯和不适应的地方,受本地人的排挤、融不到老员工的圈子、囊中羞涩无法和其他人一样去购物……甚至会有人白你一眼儿,骂你一句:土鳖,太多太多的困难会让你觉得周围的人太势力了,太冷漠了。这城市里仿佛充斥着浮华和虚荣,你甚至会厌恶身边的每一个人,但是,你无法逃避,这里虽然看不到希望,可回到家乡小城镇没有背景就意味着绝望。坚持,学着身边的人的生活方式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努力融入到各种圈子里、发了工资和同事去扫街……最好再学几句正宗的北京话“您呐”、“你丫的”、“你大爷”……慢慢的也就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了,可以在地铁站给外地人指路了。再过三五年,看着刚来的毕业生,你脸上会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但是心里会嘀咕一句:怎么这人这么土鳖啊!恭喜你,你变成了你当初讨厌的那个人,说明你已经融入到这个城市了,至少看起来是这么回事。
  
  在城市里,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在接受着改造,沉默寡言的人变得侃侃而谈;节衣缩食的人变得挥金如土;诚实守信的人变得背信弃义……残酷的竞争,稀少的资源,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每个人不得不被改造的物质又现实,这是城市生活的基本法则。同样,在接受改造的同时我们又在改造着别人,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学弟学妹远房表亲,我们用自身的经历和经验教育教导着他们。说的时候还神采飞扬,像一个智者在向弟子传授着自己的智慧一样。
  
  一波又一波的年轻人涌入到城市里,贡献着体力、脑力的同时消耗着自己的青春和身体。白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创造GDP,夜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拉动着消费。在家乡来旅游的朋友面前象个导游,在一纸户口面前又象个虔诚的信徒。
  
  我们不得不承认,城市和人都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但究竟是城市改变了人,还是人改变了城市?这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也许大多数人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只能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拼搏,拼一套房子一辆车一个户口……